稳健货币政策将更加注重“量”“价”配合

2019-05-06 15:28 来源:互联网

4月份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均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如何理解和判断“松紧适度”?近期,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判断货币政策松紧可以更多关注市场利率,例如DR007(7天期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回购加权利率)的变化。

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DR007作为货币市场基准利率的地位被进一步明确。我国货币政策框架正逐步转向以价格型调控为主,利率机制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今年以来,货币市场利率一个比较直观的表现就是运行区间有所加大、波动性也加大。税期和月末时点,流动性紧张,货币市场利率上行明显,跨月之后,货币市场利率回落至政策利率下方。”兴业银行(601166)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说。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梁斯指出,货币市场利率除受央行操作影响外,还会受到包括缴税、提现、资本流动等因素影响。因此,关注货币市场利率变化同时也要关注其他因素的扰动,市场利率在特殊时点的波动并不能说明货币政策意图,也不会改变货币政策基调。

从DR007月度中枢水平来看,2019年1月份以来,由于央行中长期流动性的释放,流动性较为充裕,DR007长时间运行在政策利率(央行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下方,1月、2月DR007月度中枢均低于政策利率。3月份以来,随着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微调,货币市场利率有所抬升,DR007月度中枢再度回到政策利率的上方。总体而言,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依然维持在政策利率附近波动。

此外,梁斯指出,并非所有机构均能以利率债质押获得流动性,因此需要综合观察DR007、R007(7天期银行间质押回购加权利率)等利率品种变化,DR007的基准地位还有待市场进一步检验。

刘国强指出,利率市场化改革下一步重点是实现市场利率和贷款基准利率“两轨合一轨”。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此前曾表示,所谓利率并轨,是指基准利率向市场利率靠拢并入。

“推动利率并轨已箭在弦上,存贷款基准利率可能会在未来逐步取消。”梁斯指出,利率并轨后,受影响最大的主体是商业银行,这对商业银行的资产定价能力、利率风险管控能力、资产久期和负债久期间的平衡能力都将带来挑战。

刘国强表示,“两轨合一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目的是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增强市场竞争,促进金融机构更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进而促进降低小微企业实际利率水平。“改革推进的过程将是积极稳妥的,不急于求成,但也不会停滞不前,对改革方案的研究央行抱着开放的态度。有的人提出将来可以用贷款基础利率(LPR)来替代基准利率,这是很好的观点。”刘国强说。

梁斯也认为,在改革过渡期内,对于一些缺乏贷款定价能力的银行,可以参考贷款基础利率(LPR)定价。但LPR与市场利率相关性还不高,很长时期内也未明显调整,货币市场利率对其影响较小,其作为基准利率的替代品种也需要进一步的培育和市场检验。

分析人士指出,央行政策利率体系已逐步成型,短期以DR007作为基准利率,同时通过利率走廊机制调控DR007的运行,引导其他利率品种变化。同时,发挥SLF利率作为短期利率上限的作用,将MLF利率打造为中期政策利率,以引导信贷市场利率变化,实现中期利率向中长期利率传导。此外,考虑到TMLF的使用期限可达到3年,因此TMLF利率可以作为长期政策利率的一个尝试和探索。

鲁政委指出,在央行创设TMLF工具之后,企业债信用利差和民企信用利差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WIND民营企业信用利差从2018年12月19日的343bp下降至目前的315bp,下降幅度近30bp。此外,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透露,2019年第一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87%,比2018年全年该项利率(7.39%)低0.52个百分点。由此可见,TMLF的创设及应用对于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对于后续货币政策,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尽管经济指标出现企稳迹象,但货币政策仍有维持货币市场流动性松紧适度的必要。一方面,流动性过紧不利于初步出现企稳迹象的实体经济持续恢复;但另一方面,若市场对于货币政策偏松调整的预期强烈,似乎有酝酿一轮新的资产泡沫的危险,这显然也不是货币政策的调控初衷。因此,央行向市场传递货币政策稳健适度基调,降低市场政策持续偏松调整预期,加大引导金融定向支持中小微等民营企业力度,都表明了央行未来政策坚持逆周期调节不变。

梁斯也认为,在整体经济金融环境向好背景下,货币政策仍将坚持“稳健”总基调,同时更加注重“量”“价”的配合:一方面要对流动性总量进行调控,管好“规模”,匹配于货币信贷的增长,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另一方面要有效引导市场利率变化,控制好“价格”,不断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此外,结合3月份金融数据的表现,预计短期内货币政策出现明显调整的可能性较小,后续仍将以常规性的“预调微调”操作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