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2019-04-11 22:28 来源:互联网

  4月11日,聚投诉平台上有多名用户投诉维信金科旗下“卡卡贷”以及“豆豆钱”涉嫌暴力催收。此外,维信金科在2018的经历也并不顺利,根据近日披露的2018年报,其净亏10.27亿元,不良率更是极速飙升,股价也一直低迷。对此,维信金科对业务模式作出调整,至于调整后的业务模式能否为其崛起助力,仍需时间证明。

  4月11日,聚投诉平台上有多名用户投诉维信金科旗下“卡卡贷”以及“豆豆钱”涉嫌暴力催收。此外,维信金科在2018的经历也并不顺利,根据近日披露的2018年报,其净亏10.27亿元,不良率更是极速飙升,股价也一直低迷。对此,维信金科对业务模式作出调整,至于调整后的业务模式能否为其崛起助力,仍需时间证明。

  频频遭“暴力催收”投诉,股价低迷

  自315之后,聚投诉上有关维信金科的投诉量并未减少,截至4月11日,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关于维信金科旗下卡卡贷和豆豆钱暴力催收的投诉就超过580起,平均每天的投诉量接近20起。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比如,据其中一位投诉用户称,自己于2018年4月在维信卡卡贷APP借款4万元,分12期。目前自己已还11期,因本月资金紧张逾期,与卡卡贷催收协商未果,对方催收态度恶劣,称要骚扰其手机通讯录好友。

  另一位用户投诉称,自己于2019年3月1日在维信卡卡贷借款,因分错期数导致逾期。卡卡贷在未经本人同意爆其通讯录,并威胁恐吓自己以及家人安全。骚然电话不断......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截至4月11日,聚投诉平台关于维信金科的投诉量高达5607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关于维信卡卡贷以及豆豆钱暴力催收、收取高额逾期费用等。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除了投诉缠身外,自上市以来,受到市场环境等影响,维信金科股价也持续处在低迷状态。在公司上市次日到达22元/股的高峰后,此后的股价便一路跳水,中间虽略有反弹,但截至4月11日收盘,股价仍低至9.05元/股,较上市之初的20元/股,股价跌幅高达54.75%。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净亏10.27亿,不良率飙升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在投诉攀升、股价低迷的同时,维信金科上市后交出的首份年报也并不亮眼。

  据日前维信金科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度获得总收入27.37亿元,同比增1.1%;经调整后净利润为2.96亿元,同比增长1.1%;净亏损10.27亿元,同比增长2.4%。这意味着维信金科已连续四年净亏,亏损总额近30亿元。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根据维信金科此前的招股书,2015年至2017年,维信金科分别亏损3.03亿元、5.65亿元、10.03亿元。而2018年又净亏10.27亿元,即连续四年净亏的情况下,其亏损额度仍在不断扩大。

  不仅如此,维信金科2018年的不良贷款逾期率相比2017年度而言也显著攀升。

  据报告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的不良贷款逾期率分别为3.9%、3.3%、2.8%、3.0%;至2018年,四个季度的不良贷款逾期率分别上涨为4.8%、7.7%、6.2%、5.0%。

维信金科频频被诉“暴力催收” 业务调整后能否走出亏损困局?

  对于逾期率飙升的原因,有分析师表示,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印发并实施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其业务的影响较大。

  业务调整,能走出困局吗?

  据其年报显示,维信金科主要提供三大信贷产品,分别为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消费信贷产品、及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

  2018年,从事信用卡管理及余额代偿业务的维信金科登陆港股,信用卡代偿业务具体来说,就是信用卡代还平台垫付用户信用卡欠款,并取得对用户的债权,用户需定期向代还平台偿还贷款。用户还款周期可以为1周至24个月不等,月利率为0.55%~1%左右,同时部分平台还收取每月0.1%~0.8%的服务费和2%~3%的手续费。

  有业内人士指出,代偿平台发放的资金本质上属于个人消费贷款,消费贷款除了不能流向房地产和股市等投资市场,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条文说不能用来偿还信用卡,应该算是一个灰色地带。

  期间,维信金科也曾调整了业务模式,包括出售其线下大额信贷业务。

  维信金科曾表示,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所需的高昂获客成本及线下分支机构大额经营开支,限制了提升盈利能力的潜力,并且对贷款实现量的贡献微小。

  于是2018年11月,维信金科对外披露信息称,将出售线下大额信贷业务,战略重心转向纯线上消费信贷。并在2019年1月的公告中表示,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出售事项已经于2018年12月31日完成。

  业绩会上,维信金科创始人廖世宏表示,维信金科未来将不再经营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将通过自有线上业务继续满足相同的借款人群体需求,且线上业务的经营成本远低于线上至线下业务。

  其年报显示,线上业务包括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和消费信贷业务。2018年,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贷款实现量占比,从2017年的57.7%上升至65%;消费信贷产品贷款实现量占比,由2017年的32%下降到22.4%。

  从利息类收入来看,2018年,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利息收入占比由2017年的31.1%上升到38.2%,达11.19亿元;消费信贷产品利息收入为7.32亿元,其利息收入占比与2017年同为25%。

  所以就线上业务而言,不管是贷款实现量还是利息收入,信用卡代偿业务都占有绝对优势。

  那业务模式的调整是否能真的一改维信金科连续四年净亏的局面呢?对此,据一位业内专业人士表示:“信用卡代偿业务不可能成为一个高利润的业务,天花板低,红利期短。此业务其实是通过低利率的代偿借款替换了高利率信用卡贷款余额。为了争取信用卡用户,必须提供比信用卡分期更低的利率和更便捷的服务。”

  至于调整为线上业务后,能否助力2019年业绩,还要看维信金科线上业务的风控水平以及整体的消费金融市场环境。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声明: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科技金融在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