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最牛金属两个月暴跌20%!苹果公司曾跳过中间商找货源,价格要触底反弹了?

2019-03-04 20:54 来源:互联网

  经历了2018年的价格滑坡,2019年钴价跌势更为猛烈。近两个月内,国内金属钴价格跌幅已超过20%,市场均价突破30万元/吨大关。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采访行业人士获悉,在当前市场供需环境下,一些小型钴厂或也已出现亏损情况,市场产能有退出迹象。但在整体产能过剩的背景下,短期内“牛钴”或难再现。

  钴价跌破30万元/吨

  因新能源汽车概念而曾一度走红的金属钴,如今市场价格较前期高点已经腰斩。

  当前国内钴金属均价约在27万元/吨左右,分品牌来看,金川贵一点,市场成交价约在27.5万元/吨,华友相对便宜些,报价在26.2万元/吨。”谈及近期国内金属钴价格走势,CBC有色网分析师潘超直言“并未有起色”。2018年初,国内金属钴价格经历约一年暴涨,达到68万元/吨的历史高位。此后,钴价一路震荡回落。2019年1月1日,国内金属钴报价跌至34.5万元/吨,而近两个月来的跌幅更加明显,已达21%。

分品种来看,近期钴产品跌势不减。

  分品种来看,近期钴产品跌势不减。

  据统计,上周国内钴精矿(Co:6-8%)到岸周平均价为10.24 美元/磅,较此前一周下跌11.03%。此外,上周国内电解钴(Co:99.8%)市场周平均价为277.6 元/公斤,较此前一周下跌2.25%;

  上周国内氧化钴(Co:72%)市场周平均价为209.8元/公斤,较上周下跌5.75%。

  “目前国内买家对后市看跌,保持观望态度,对矿料并不着急采购,中小企业仍乐于采购废料来加工钴盐,国内钴精矿销售较为艰难,又有传闻嘉能可在国内低价寻找钴中间体买家的消息,导致钴精矿价格大幅滑落。”潘超表示,海外电解钴价格不断下跌,一国际贸易商称本周日本住友钴报价已经跌破15美金/磅,国内电子盘持续阴跌拉动现货价格下滑。

  同时据贸易商透漏,目前国内电解钴需求减少,从曾经的月消费 450 吨降到月消费400吨左右,目前电钴贸易利润很低。下游企业对后市看空,仅按需采购,价格还未见触底信号。

  “国内钴价前期是受新能源汽车概念热潮的影响得以大涨,价格中水分太大,并不能真实反应市场供需关系。目前虽然新能源汽车对钴的需求量仍在增长,但远低于市场预期,因此价格中的水分得以释放。”对于近期钴价的大跌走势,生意社数据分析师白家新认为,下跌尚处于情理之中。据其统计,当前国内部分厂商金属钴报价仍在每吨三十多万元,但也有厂家因急于出货降价销售,报价达到每吨二十六七万的水平。

  根据生意社数据监测显示,春节后钴价整体延续前期下跌趋势。截止2月22日,钴市报价30.17万元/吨,较2月1日钴价32.5万元/吨下跌2.33万元/吨。2月钴价整体震荡下跌,跌幅达7.18%。

  在钴价持续下跌的过程中,龙头企业也开始加速矿业布局。

  2月27日盛屯矿业(600711)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控股子公司旭晨国际有限公司(下称“旭晨国际”)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恩祖里铜矿有限公司(Nzuri Copper Limited)100%股权,总交易金额不超过1.14澳元(约合5.46亿人民币)。本次交易完成后,恩祖里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公告显示,盛屯矿业2016年开始在刚果(金)开展铜钴矿业务,投资建设的年产1万吨铜,3500吨钴的铜钴综合冶炼项目已于2018年底投产。恩祖里旗下卡隆威项目已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取得刚果(金)主要开工建设相关批准,可迅速启动建设工作。矿山在现有储量基础上,可规划建设年产100万吨矿石项目,年产铜金属2.26万吨,钴金属3,700吨,将会较快扩大公司的铜钴业务规模。

  供应攀升需求缩减“牛钴”从价格高位一路跌落神坛,究其因素无外是市场供大于求的结果。

图片:图虫创意

图片:图虫创意

  2018年国内钴价启动下跌,一部分是受市场预期下降的影响。钴价上涨是由新能源汽车迅速发展造成,一时间钴供应紧缩。2018年初,苹果公司跳过中间商直接寻找钴供应的消息刺激了钴价格上涨到顶点,随后钴价格一路下跌直至年底。目前3C电池是钴消费的一大块,2018年手机出货量的下滑和动力电池向高镍方向的发展都使人们对钴需求的期望下降,游资离市致产业链资金紧张,高位钴价难以支撑。”

  潘超分析认为,除预期下降外,市场的供给量也超出预期。2018年,中国企业在非洲布局的冶炼厂陆续开工,钴产量大幅增长,造成了短期的市场供给过剩现象。这也使得2019年整个产业链处在去库存的阶段。2019年年初,正极材料的备货库存从两个月减少到目前的半个月以下,甚至还要更低。这个去库存的情况也使得钴的名义需求上出现了很大的下滑。

  此外,整个钴产业链包括新能源产业链的资金都相对紧张,新能源汽车补贴退步、游资离市,不再有大量资金能够支持钴高价位的运营。资金紧张就会使得钴生产企业 “以价格换账期”,从而使得钴价承压。

  他表示,2018年与2019年,国内钴产量增速在20%以上,需求量增速却在8%左右,供给不断增加造成的市场过剩,短期内难以消化。

  白家新也表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2019年1月中国汽车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1万辆和9.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13%和138%,新能源汽车保持高速增加,对钴需求有基本保障。但同时统计数据也显示,2018年民主刚果钴产量为10.64万吨,增长43.8%。2019年国际钴矿开采量维持增长,钴矿供给增多,市场总体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此外,国际钴价大幅下跌,也对国内钴市行情利空。

  不过,虽然钴价跌幅已超过腰斩,市场供需关系尚未有明显改善。

  2016年国内金属钴价格曾低至约18万元/吨,当前钴价尚未见底,对于规模生产企业而言,依然具有盈利空间。”潘超认为,虽然当前中小企业盈利困难,但市场尚未启动产能出清,短期内供大于求的情况依然持续。

  不过一不具名钴行业龙头企业负责人与记者交流时则表示,2017年、2018年钴价暴涨之时,市场确实出现大量逐利资金向钴矿开采业流动的情况,造成市场供应增加。但对于非规模企业,随着后续钴价下滑,成本无法得以控制,难免出现难以盈利,甚至亏损的情况,市场已有产能退出的情况出现。

  2018年虽然钴价出现回落,但龙头企业尚存盈利。

  寒锐钴业2月28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受益于募投项目产能释放及新能源汽车业发展对三元电池材料的需求增长,报告期内公司钴、铜产销量、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均大幅增长。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78亿元,同比增长89.65%;营业利润9.65亿元,同比增长60.24%;净利润7.1亿元,同比增长58.06%;基本每股收益3.7元,同比增长51.64%。

  洛阳钼业(603993)此前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也显示,期内实现营业收入预计区间为256亿元到262亿元,同比增加6.01%到8.5%;期内净利润预计区间为45.2亿元到48.8亿元,同比增加65.7%到78.9%。

  公司表示,2018年业绩预增的主要原因是全年公司主要金属产品钼、钨、磷、钴、铌和铜市场平均价格较上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上涨,同时公司于2017年7月份完成A股非公开发行股票,180亿募集资金到位后,利息支出较上年同期有所降低,利息收入及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增加。

  短期“牛钴”或难再现

  虽然当前钴价已跌至相对低位,但短期内“牛钴”或仍难再现。

  “国内钴主要需求在电池上,基本钴盐硫酸钴、氯化钴的需求增减代表着国内的主要需求波动。新能源汽车火热发展带动了钴价格的上涨,但是短期内对钴的需求提升却很慢,同时3C电池也需求疲软。2019年正极材料产量大幅下降,由于过年原因2月份正极材料产量下降6成。由于短期内看不到新的增长点,短期内钴价很难反弹上涨。”潘超认为,目前国外钴价格属于加速探底期间,在基本面上2019年钴还是供大于求,需求的蛋糕有限,就势必会有企业退出市场。

  目前钴矿料中间体国内市场报价在20万元/金属吨,有消息称嘉能可10美元/磅在国内寻找中间体买家,折算人民币为17.2万元/金属吨,矿料成本加上4万的加工费,粗略估计当下钴成品成本在22-24万元/吨,钴盐仍有较大的利润空间,仍会继续下跌。

图片:图虫创意

图片:图虫创意

  短期来看,电解钴目前海外价格已经低于国内,且下游买兴不足,价格仍会继续承压下跌。

  上周已有钴盐厂开始低价抛货,其他钴盐厂压力大增,下周整体钴盐价格都会进行下调。此外,氧化钴需求不见好转,价格也会随整体钴价下滑,四氧化钴下游需求疲软,难以支撑价格稳定,四氧化钴仍会继续下跌。

  生意社数据分析师白家新认为,钴价长期的底部区间在20-30万元/吨,现在市场钴价已跌破30万元/吨价位线,钴价的降价空间有限。2019年钴矿开采量持续扩大,钴矿供给增长迅速,但需求方面,智能手机的产销下滑,新能源汽车虽有所增长,却难以抵消智能手机的下滑,钴供过于求的现状没有改变,对钴价形成利空。

  不过同时,钴市仍有积极因素,且可能带来钴价重新大幅上涨。智能手机领域,5G技术的推进,手机的更新换代或会增加,带动钴需求的回暖,拉动钴价上涨。新能源汽车维持高速增长,在未来新能源汽车对钴的需求增量势必要超过手机对钴需求减少的影响。此外,刚果金政治形势不明,对钴市供给产生风险,刚果金的税收政策导致矿商成本增加,矿商或通过减少产出来和刚果金政府博弈,总体国际形势变幻,钴价走势难定。总体来说,后市钴价涨跌难定,但下跌空间有限,难以跌破25万元/吨的心理价位,但同时钴市的上涨动力也并不充足,35万元/吨是现阶段钴价难以触及的高位。

  上述不具名钴行业龙头企业负责人也表示,此前钴价过高时,下游企业曾出现寻求钴商品替代的声音,对于行业发展并不见得是好事。在当前的价格下,下游企业订货量已出现明显提升,而企业自身存在一定盈利空间,产业链上下游目前也正在寻求一个供需平衡点。长期来看,随着新能源汽车需求的兴起和5G技术带来的手机更新换代需求,钴价后市依然具备上行空间,但短期内,虽然钴价下行空间已不大,但是否能够实现快速上涨,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需要持续观察。

  海通证券(600837)研报则称,2019年刚果(金)钴矿山产能继续释放,嘉能可KCC项目计划增产1.5 万吨,欧亚资源RTR项目计划投产1.4万吨。考虑到两家公司自身的资金和技术优势,两个项目投产确定性高,预计2019年全球钴矿原料供给为15.9万吨,同比增长约29%。2020年全球矿山端原料主要增量为KCC项目增产6000吨,中色迪兹瓦铜钴矿投产,因此预计2020 年全球钴矿山产能增长将会放缓, 2020年全球钴矿原料产量为17.3万吨,同比增长约9%。

  由于钴金属价格在2016-2017年经历了一轮上涨,高价刺激供给端不断释放。因此认为2019-2020年钴金属供给端放量较大,供给端将面临过剩。2020 年后,随着新能源汽车和 5G 商用带来的新增需求,钴行业公司经营环境将得到改善。在此之前,钴行业公司可能将迎来一轮洗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e公司官微。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