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时期保险公司股权市场之变

2019-02-06 14:28 来源:互联网

  股份制作为一种资产组织形式,是现代企业通过发行股票筹集资金建立股份公司进行生产经营的制度,也是一种激励约束机制。19世纪后半期,社会生产力已达到相当高的社会化程度,致使单个的私人资本已经容纳不了社会化的生产力,于是几个乃至几十个私人资本,以资本入股或发行和认购股票的形式组成的股份公司便迅速发展起来。

  晚清时期保险公司买办股份变化

  1872年由李鸿章创办的轮船招商局是中国最早实行股份公司管理体制的企业。这是洋务企业由官办转向官督商办,由独资经营转向合资经营的第一个企业。以下是当时《申报》、《上海新报》等报刊记述国内华商保险公司股份制发展过程的报道。

  1871年3月14日(同治十年一月二十四日)。报讯(《上海新报》):华商保安公司成立。该公司是由一批曾经抢购保家行股票,但受其入股方法限制的买办发起组织的。他们要把“华商自己贸易中”的“厚利”收归己有,因此在“公司股份之中,务欲华人居其大半”。并规定“保险付银之家”与有股份人一样算付公司股息,以便保障投保货物险的华商的利益。其额定资本13053085(规元)两,实收2915999两。

  1872年4月18日(同治十一年三十一日)。上海怡和洋行经理约翰逊写信给另一洋商W·凯锡指出,唐廷枢招揽保险生意甚为得力,“唐景星盼望能分给厦门华商两三股谏当保险公司股份,因为中日及华商保险公司的生意主要是同他们做的。他甚至打算把他自己的那一股分一半给其中一人。此外,他希望你手中留有几股机动股份。”

  1875年11月4日《申报》刊登了《华人新设保险局》的评论文章。内容如下:“阅今日本报所列之新告曰,知华人有创议开设保险公司,一举取名保险招商局,欲集股一千五百份,每股规银一百两,计共合本银十五万两。主谋者则唐景星是也。查华商装货保险为习者,已实系有徒,向投保险公司者,惟西人独擅其事。今见华人倡设此举,想华商无有不为之庆喜者。夫保险一业即视本馆近录之保家公司帐略,则已可知矣。既为有利之业,又得唐君景星承办以保,事可落成,则乐以附股者势必不少。余闻各公司以来,所最籍为利薮者,在中国各通商口之间是也。盖以路近而价较昂之故。是以华人设公司,以专保中国境内往来各货,则其得利更有望矣。”

  1875年11月5日(光绪元年十月八日)。英商宝裕保险公司改组。部分股份(如天裕洋行的色德兰、鲁麟洋行的国弗勒、德兴洋行的林卮、立德洋行的立德、元亨洋行的巴德)另组新宝裕保险公司。并公开登报收华股,拟凑集股银24万两。这些股东还扬言,要与于仁洋面保险行、扬子及保家行等保险公司决一雌雄。

  1875年12月28日(光绪元年十二月一日)。唐廷枢、徐润等发起组织的保险招商局正式宣告成立,华商踊跃投股,“各口来股更多”。由于“投股逾额”,将原定股额15万两扩大至20万两。原承包数额(“每号轮船只保船本一万两,货本三万两为度”)也有所增加。

  1876年4月26日(光绪二年四月二日)。保家行召开股东分红会议。该行自7月1日至10月31日,共收保费15.5万两,扣除赔偿及开销32.3万两,结余23.2万两。除去本银60万两不计外,一并加上原来结余银两,共结余52.2万两。每股可得60两。此外,还分给“照顾生意人之花红,按每百两给银6两”。

  1876年7月(光绪二年六月)。徐润、唐廷枢等人集股25万两,开设仁和水险公司。并在各报刊登投股公启,指出设立缘由;“每因投保逾额,至代转保于洋商,傍落利权,能无介意,某等思维再四,允宜循照成章,广集厚资,别分一帜。因与茶商及各帮公议,另立仁和保险公司。”徐润等人前已集资8万两,其中有唐廷枢、陈菱南、余富廷、郑秀山、姚筠溪、唐静庵、唐应星等,拟再招股12万两,分作2000股,每股100两,资本共为20万两。至于保险业务及账目,仍照前例,均由招商总局经理。

  1877年7月 (光绪三年六月)。仁和保险公司试办一年以来,营业顺利,故继续添招股份25万两,拟使股银达到50万两。徐润在《徐愚斋自叙年谱》中多次记载如下:“光绪二年丙子……又与唐景星翁、陈芨南翁(陈树棠)、李积善堂等集股25万两,开设仁和水险公司,试办一年,获利颇厚,继又添招25万,共股本50万两。”“试办仁和水险公司,生意颇旺,可得利三、四分。”

  1877年10月(光绪三年九月)。轮船招商局公司第四年度帐略(光绪二年七月至三年六月底)。其中,“保险”、“仁和”股本35万两,其股息29455两。

  1878年2月28日(光绪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报讯:《申报》刊载以“保险招商局及仁和保险局同启”名义签署的《催取保险余利》的公告。其内容如下:“本局及仁和保险应派余利,均订于二月初一日照发,凡在股份诸君届期携同票折来局支取”。

  1878年3月16日 (光绪四年二月十三日)。报讯:《申报》刊载《招集济和保险船栈股份》公告。落款是“上海保险招商总局”。公告阐述了设立济和船栈保险局的缘由:“轮船招商局自设仁和保险以来,经理多年,俱臻妥善,第投保者勇(踊)跃。每多逾额,历向他处转保,统年计之,为数甚巨。利权外溢,诚可惜也。具有储栈各货屡来局找投保者,而仁和公司以专保船货,并不兼保栈货,因此溢利亦非浅鲜。兹拟召集股银20万两,专保仁和所保逾额,并试办招商局栈储备各货保险,因之日济和船栈保险局。”该公告自今日起到4月18日,连续刊登。

  1878年4月17日 (光绪四年三月十五日)。徐润、唐廷枢等发起组织的济和船栈保险局正式设立。其资本额为20万两。徐润在仁和、济和的股份达15万两。股东除唐廷枢及其弟唐应星、唐静庵外,还有刘绍宗(汉口琼记洋行买办)、韦华国(麦加利银行买办)、郑廷江(柯化威洋行买办)、唐国泰(汇丰银行买办)、姚锟(即姚筠溪,系上海著名茶商),以及上海闻名的买办商人陈树棠等。

  1880年5月5日(光绪六年三月二十七日)。李鸿章向清廷上奏轮船招商局有关事宜。指出,招商局光绪三年六月底结账时,该局成本银为429万余两,保险商股37.5万余两。光绪四年六月底结账时成本银为457万余两,保险商股41.8万余两,船险公积9.6万余两。光绪五年六月至今,保险商股58.2万余两,船险公积11.9万余两。“保险商股”系指保险招商局、仁和以及后来成立的济和保险公司的股本存款。每年约收取约15%的股利。

  1881年3月(光绪七年二月)。轮船招商局颁布分红帐略。其所属保险公司(自光绪元年十二月至光绪六年底)已付给股东股息25.3万余两(不包括本届所分红利)。本届由于获利颇厚,并且开拓新加坡、旧金山等处保险生意,故决定,除按规定按年给息一分五厘外,改变原议(即除照规定按年给息外,余数存入公积金项目下,俟公积金达到70万或1百万,再行支付全利),另加支付余利一分五厘。3月12日的《申报》为这届分红发表评论文章。指出:“盖自中国开创以来,其利益之显可见者,胥当以是为嚆矢已。”

  1881年3月8日(光绪七年二月九日)。报讯:《申报》刊载以“上海保险总局”名义签署的,关于保险招商局及仁和保险局发放保险股息的公告。

  晚清时期保险股票市场的兴衰

  我国的股票交易出现在1880年左右,是由于清政府洋务派创办近代工业企业引起的。同样股票行情的起伏对近代保险行业的发展也影响很大。以下是《申报》登载轮船招商局、仁和、济和保险局股票行情情况:

  1882年6月11日,(光绪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报讯:《申报》刊登股票市场行情表。其中:轮船招商局250两(原价100两,照数收足),济和保险局72两(原价100两,先收50两),仁和保险局220两(原价100两,照数收足)。

  1882年10月21日,(光绪八年九月十日)。报讯:《申报》刊登股票市场行情表。其中,招商局259两(原价100两收足),仁和保险新股72两(原价50两收足),济和保险71两(原价50两收足)。

  1883年1月2日,(光绪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报讯:《申报》刊载股票市场行情表。其中,招商局230两(原价100两),仁和保险新股69两(原价50两),济和保险68两(原价50两),上海保险公司49.5两(原价50两)。

  1883年4月18日,(光绪九年三月十二日)。报讯:《申报》保家行股票市价已从开办初的每股2百元上升到1千余元。资本额由20万两一跃而逾1百万两。

  1883年12月30日,(光绪九年十二月二日)。上海股票市场由于中法开战而深受影响,今日股票市场的行情是:招商局股票价格下跌到60两,仁和保险股票为35两,济和保险股票为34.5两,上海保险公司股票为30两。

  1885年7月2日,(光绪十一年五月十九日)。上海股票市场今日行情如下:招商局新股58两(原价100两),仁和保险29.5两(原价50两),济和保险29.5两(原价50两),上海保险公司24两(原价50两)。

  1891年,由于洋商竞争及倾轧,“保险愈跌愈贱”,该公司迄今盈余只有11.3万余两,即每年转入积累的只有2万余两;而每年保险收入只有几万两。

  徐润曾心有余悸地追忆了当时家产为之“荡尽”的情况:“忆自癸未年败事负累数至二百余万,家业因此荡尽,幸赖诸交游维持,十余年来东拼西凑得以了去十分之九,家业已尽,又能逐渐了债,良由事宽则圆。在昔遭事时,旁观咸以为不了之局,幸所来往均系殷实大户,并有物产相抵,且都以大抵小,斯时申地现银极少,各庄十停八九不能周转,房屋十空二三,百两轮股跌至三十四两,五十两保险跌至二十七八,百两之开平跌至二十九,其余铜矿等各种股票更不可问。江浙两省当铺十停二三。地基更无论矣。举市百货俱跌,无人问鼎,值此时势,安得旁观者不为拟议!……溯败事之由,实因时势所迫,适值法人构衅,始以争夺越南,既遂扰及闽粤,台湾马江之役,船政水师杨武等船及船坞尽毁,延扰及吴淞口,搜查出入各商船,因之商局尽归旗昌,全换美国旗帜。常有一日三警攻取制造局之传言,是以市面忽败,居民迁徙过半,内地民船竟有每租英洋三百番,人心虚至如此。上海百货,无不跌价三五成。统市存银照常不过十分一二,只有三十八万,此二十天之难过也。斯时兼有胡姓等大户以受挤周转不及,而润遂继之。其时润本总办招商、保险、贵池、开平等局,所为之事不可谓无势,所置之业造房收租中外市房五千八百八十八间,月收二万余金(本系拨作宝源祥房产公司派和记洋人回英国办借款,不料一去杳如黄鹤,其失着在此),另置地三千余亩,和字号当铺附股者八家,商局股四十八万,开平股十五万,仁和十万、济和五万、贵池十万、三山银矿六万、平泉铜矿六万、金州五万、缫丝二万五千、织布五万、塘沽耕局三万、造纸局二万、玻璃公司三万、香港利远糖局三万、牛奶公司三万、宜昌鹤峰州铜矿一万,统计不下百三十万。另搭线庄股本并外国股分不计数,所做各种事业不可为不稳,无如举市大坏,遂亦不能周转,岂非时势为之耶!”

  参考文献

  1.中国保险史.叶奕德、吴越、朱元仁主编.中国保险学会.《中国保险史》编审委员会.中国金融出版社.1998年9月第1版

  2.中国保险史志(1805-1949).颜鹏飞、李名炀、曹圃主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9月第1版

  3.照片取自于百度图片

(责任编辑:唐明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