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版“战狼”:孤军深入活捉印度王

2019-02-08 17:06 来源: 新视听网

近来印度在我边境屡屡挑衅滋事,引来国内一片激愤之声。许多人咬牙切切,恨不能冲锋上阵,扬我国威。而在一千多年前的大唐,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几乎凭一己之力,绝地反击灭了中印度,这个人就叫王玄策。王玄策,唐代洛阳人,是当时的著名外交家、军事家。

当时的古印度分东西南北中五部分,分别称为东、西、南、北、中印度。唐初,印度半岛最强大的中印度统一印度,建立了摩揭陀帝国,并很快与唐朝建立了友好关系。

唐太宗贞观十五年(641),印度摩揭陀国国王曷利失诗罗迭多(即戒日王)在玄奘到该国取经之后,专门致书唐朝廷表达谢意,唐政府则下令让云骑尉梁怀璥赴该国回访,诗罗迭多趁机遣使随梁怀璥来中国访问。贞观十七年(643)三月,唐政府派卫尉寺丞李义表为正使、王玄策为副使,随同印度使节再赴印度报聘。贞观十九年(645)正月,王玄策一行抵达摩揭陀国的王舍城(今印度比哈尔西南拉杰吉尔)访问。在完成一系列活动后,王玄策随同一起于次年回国,这是王玄策第一次出访印度。

出访被辱,一人灭一国

贞观二十一年(647),唐太宗命王玄策为正使、蒋师仁为副使,一行30人出使西域,远赴印度。这次的使命是:出使印度、拜会吐蕃王松赞干布,加强睦邻友好,同时去看望文成公主。当时中印交通很艰难,万古高原,皑皑雪域,人迹罕至。使团一行卧冰尝雪,艰苦卓绝,总算平安到达印度。但是此时印度发生了政变,国王诗罗迭多逝世,其臣阿罗顺那上位。篡位的新王阿罗顺那听说大唐使节已经入境,不但不以国家礼节接待,反而派出2000人马半路伏擊。除了王玄策、蒋师仁外,随从人等全都遇难,王玄策、蒋师仁被擒获遭到扣押。

原来,阿罗顺那自知得位不正,担心周边的强国以此为名干涉,尤其害怕北边吐蕃的松赞干布。吐蕃已经收服尼泊尔了,也就是说吐蕃的势力已经进入印度半岛北部,这对于阿罗顺那政权确实是现实的威胁,而吐蕃和唐朝的关系很好,松赞干布娶了唐文成公主为妻,阿罗顺那对突然来到印度的唐朝使团自然猜忌万分。他怀疑唐、蕃两国要来粗暴干涉自己的内政。所以阿罗顺那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派兵袭击了唐朝使团。

后来,王玄策、蒋师仁寻找机会逃脱。王玄策精明强干,性格刚烈,他觉得身为大唐使臣被异国叛臣所虏,是人格和国格的双重羞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和蒋师仁商量,一路向北,渡过甘地斯河,穿越辛都斯坦平原,翻过喜马拉雅山脉,九死一生来到尼泊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王玄策来不及给朝廷回报,当即立断,到尼泊尔借兵复仇。王玄策与尼泊尔国王进行了正式谈判,并以吐蕃王松赞干布的名义,因为松赞干布分别迎娶了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和大唐的文成公主为皇后,所以向尼泊尔借兵就顺理成章。尼泊尔国王很大方,立即点起7000骑兵,交给王玄策;王玄策又命蒋师仁入吐蕃,向松赞干布借兵1200兵马。同时还檄召近处大唐各藩属国,凑齐了总数接近一万的人马。王玄策自命为总管,命蒋师仁为先锋,直扑印度,决心灭掉印度,以雪前耻。

王玄策率领友情加入的多国部队组成的唐朝大军挥师南下。在北印度茶博和罗城外,王玄策碰到了印度数万大象军。印度很早就开始训练“象兵”,群象冲来,黑压压的一片,刀枪不入,势不可挡。这次,在甘地斯河畔,阿罗顺那又试图以象兵的强大威力,消灭王玄策的“联合国军团”。为攻克象阵,王玄策想到了战国时田单的“火牛阵”,就拿来主义,果然一仗击溃印度数万象军。

阿罗顺那看到自己的王牌部队覆灭了,吓得城门紧闭,再也不敢出来挑战。王玄策一心想拿下城池,灭掉阿罗顺那,为死难的同胞报仇,他拿出唐军的浑身解数,把攻城的各种手段一一用上,云梯、抛石车、火攻,猛攻了一个多月,终于,茶博和罗城兵溃城破,王玄策挥兵一路追杀,斩杀印度兵将3000余人,印度兵将落水溺死者超过万余,被俘11000余人,阿罗顺那则逃回了中印度。

“宜将剩勇追穷寇”,王玄策一路追击,乘势攻入中印度,并发誓要灭尽各印度。中印度的兵将也是不堪一击,一触即溃,阿罗顺那又弃中印度,投奔了东印度,恳求东印度王施鸠摩出兵援救,又把散兵残将收拢起来,准备反攻唐军。王玄策、蒋师仁将计就计,分兵两路,一路用计引阿罗顺那上钩,一路设伏兵包抄,结果一举全歼阿罗顺那残部,活捉了阿罗顺那。阿罗顺那的妻子拥兵数万据守的朝乾托卫城也被蒋师仁部攻破,印度远近城邑望风而降,中印度灭亡!

因为东印度曾经援助过阿罗顺那,王玄策准备顺势再消灭东印度。其国王施鸠摩闻听王玄策领导的唐军所向披靡,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送牛马万头,弓刀缨络财宝若干,向唐师谢罪,并表示臣服大唐帝国,王玄策这才罢兵回朝述职,同时将阿罗顺那披枷带锁押回长安。

凯旋回朝,名垂千古

贞观二十二年(648),王玄策回到长安。太宗大悦,命有司告宗庙,而谓群臣曰:“夫人耳目玩于声色,口鼻耽于臭味,此乃败德之源。若婆罗门不劫掠我使人,岂为俘虏耶?昔中山以贪宝取弊,蜀侯以金牛致灭,莫不由之。”

显然,唐太宗看到天上掉下来的胜利,能不高兴吗,不仅没有责怪王玄策擅自行动,反而对他大加封赏,晋升为朝散大夫,并举行了隆重的仪式,押阿罗那顺献俘于太庙。

唐高宗显庆三年(658),王玄策第三次出使印度,次年抵达婆栗阇国(今印度达班加北部),到该国各地访问,并前往摩河菩提寺参拜,礼佛而归。

王玄策三次访问印度,带回了释教文物,对中印文明的沟通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回国后,著有《中天竺国行记》十卷,图三卷,但是已经散佚,现在仅存片断文字,分散于《法苑珠林》《诸经要集》《释迦方志》等典籍中。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洛阳龙门石窟发现了王玄策的造佛像题记,这些遗存和记载,记录了王玄策三次出访印度的辉煌历史,给今人留下了宝贵的中印外交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