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粗腿,澳大利亚抱了百年

2019-02-08 05:08 来源: 新视听网

澳大利亚2017年多次跟随美国脚步,对中国表现出明显敌意。很多分析家都认为,澳大利亚这种不理智行为,很大程度上是跟着头号世界强国“抱粗腿”的传统心态的延续。早在百余年前尚未建国时,澳大利亚就已经开始“自带干粮”甘做“马前卒”,替“老大”征战四方。

宁可自损也要保证英国利益

提到澳大利亚“抱粗腿”的习惯,不少人会想到一种传说,即澳大利亚最早的殖民者大都是英国流放的犯人,他们希望能重新得到英国社会的认同,因而竭力为大英帝国征战。

不过也有澳大利亚史学家认为,这种“求认同”的心态在早期澳大利亚殖民者中的确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澳大利亚出生的新生代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心理包袱。然而澳大利亚被茫茫大洋隔离在南半球,距离欧亚大陆和美洲大陆都太远了,而且以西方白人为主的澳大利亚社会,周边却是文化、人种都截然不同的东南亚。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带来的孤立感,逼着澳大利亚人下意识地主动亲近西方主流社会。从19世纪末到二战之前,如日中天的大英帝国不但是宗主国,而且在文化、人种、传统、宗教等各方面都与澳大利亚一致,自然最能得到后者的认同。

1901年建国之前,澳大利亚累计派出超过1.6万人,支持英国在苏丹战争、布尔战争和镇压中国义和团运动中的行动。在布尔战争中,来自澳洲的大量马匹为英军对付神出鬼没的布尔人游击队提供了可靠的战场机动能力,而在镇压中国义和团运动时,澳洲军队更是因“纯英国血统”而备受英军青睐。

1901年1月1日,澳大利亚联邦宣布成立后,也丝毫没有疏远与英国的关系。当时,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在感情上深深忠诚于英国。澳大利亚人骄傲于他们英国身份的传承,他们自视为大英帝国的直接延伸,是英国本国理所当然的一部分。以至于1914年一战爆发之际,澳大利亚总理约瑟夫·库克公然宣布:“无论发生什么,澳大利亚都完全是帝国(英国)的一部分。当帝国进入战争,澳大利亚就进入战争。”

在英国宣布参加一战后,澳大利亚立即派遣两万人远征欧洲。当时,澳大利亚并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参加远征部队的兵员都是临时招募的志愿兵。一时间,全国的适龄年轻人都踊跃报名参军,募兵站几乎天天爆满,报名的队伍甚至都排到了大街上。在残酷的土耳其加利波利战场上,尽管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士兵组成的澳新军团伤亡惨重,但澳大利亚民众却为本国军队的首次海外参战欢呼不已,甚至将每年的4月25日定为“澳新军团日”。

澳大利亚对于英国的这种忠诚,不仅体现在积极出兵参与海外战争上。1931年,深陷经济危机的英国为摆脱困境,采取保护关税的政策,却极大加重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危机。澳大利亚被迫将海外市场向亚洲倾斜,日本很快成为澳大利亚在远东的第一大市场。即便如此,当1936年英国为保证本国纺织品在澳大利亚的市场地位,要求澳大利亚限制日本纺织品的输入时,澳大利亚依然毫不犹豫地承受与日本贸易战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同意了英国的要求。

珍珠港事件后的转折

1939年,在英国宣布参与二战仅几小时后,澳大利亚总理罗伯特·孟席斯便宣布,澳大利亚再次随英国参战。澳大利亚陆军主力迅速被派往中东等地,一半的海军舰艇前往地中海协助英国。一切看上去都与多年前一样。

但1941年12月7日日本在美国珍珠港投下的炸弹和鱼雷,开始改变了这一切。没有了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威胁,日军在短短几个月内横扫东南亚,给澳大利亚带来非常大的心理恐慌。

原先英国政府的安全承诺让澳大利亚对自身国防充满信心,尤其被当做澳大利亚遭受亚洲假想敌进攻时的战略要点新加坡,号称是“不可能被攻占的要塞”。在日本进攻新加坡前夕,这里驻扎有包括1.5万名澳大利亚军队在内的十余万英联邦军队。然而1942年1月,英国首相丘吉尔却考虑从新加坡撤军以集结兵力于缅甸,防止日军一路攻占印度。这个消息让澳大利亚如五雷轰顶,澳政府指责说:“在我们得到各种保证之后,新加坡的撤退将是(英国对澳大利亚)无可原谅的背叛。”

尽管英国政府最终没有实施撤军方案,但新加坡仍由于英军将领拙劣的指挥而轻易陷于日本之手。此后情况更加恶化,1942年2月19日,大批日本飞机轰炸澳大利亚北部城市达尔文,使澳大利亚人心惶惶。此时的英国没有予以任何形式的援助,反而向澳大利亚提出,希望将澳大利亚从中东撤回以保卫祖国的原援英部队辗转到缅甸,继续帮助英国作战。澳大利亚愤怒地拒绝了。对自身不保的畏惧,与对英国漠然态度的愤懑在澳大利亚人心中油然而生。

在危急时刻,澳大利亚从美国得到至关重要的援助。1942年4月,以美国总统罗斯福为主席的太平洋战争委员会成立,太平洋地区成为美国的责任区,由麦克阿瑟作为总指挥。麦克阿瑟抵达墨尔本后还获得人群的热情游行迎接,这颇能显示澳大利亚人的心态。

不过多次被英国抛弃的澳大利亚此时仍对宗主国抱有希望。1944年英国政府也注意到,若在战后的国际事务中,英联邦无法团结一致,英国将不再是“一个世界级强国”,因而希望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自治领向美国发出声音,以助英联邦之威。为展示决心,英国还咬牙抽调兵力组成太平洋舰队进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澳大利亚对宗主国的驻兵建议也表示了毫不犹豫的欢迎。据当地媒体报道,1945年英军舰队到达悉尼时,数千人在港口招手欢呼,“整座城市疯狂了”。甚至有回忆称,在餐馆的英国水手甚至没法为自己买单,因为当地居民执意要帮他们买。

用朝鲜战争向美“表忠心”

尽管英国政府希望能继续维持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澳大利亚也有心投靠,但毕竟“形势比人强”,二战对英国国力的伤害实在过于严重,随着英国势力雪崩般从亚太撤出,澳大利亚终于失去原先的保护伞。

如前所述,地理位置带来的孤立感以及冷战两大阵营的对立,都加剧了澳大利亚的安全恐慌。而取代英国成为西方主流象征、且在二战中搏了不少好感度的美国,就成为澳大利亚的新选择。澳大利亚将加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作为外交和防务政策的基石。当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澳大利亚成为美国后首个响应向朝鲜派兵的国家。这种“表忠心”的做法,总算赢得美国的好感。1951年,澳大利亚与美国、新西兰签订《澳美新安全条约》,澳大利亚终于获得美国保障其安全的承诺。

此后澳大利亚与美国绑得越来越紧。在经济上,澳大利亚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并用新的澳大利亚元取代旧的澳大利亚镑。在军事上,澳大利亚与美国持续密切的合作,国防服从于美国的军事战略,无论是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还是海湾战争和两次伊拉克战争,澳大利亚都积极派兵参与。不过近年来也有澳媒批评说:“美国号召打仗,我们马上花钱又出兵,一场接着一场,不遗余力。澳大利亚没有一点独立主权的味道,完全沦为美国的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