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代英的对联,既有才又有情

2019-02-04 09:06 来源: 新视听网

恽代英是原籍江苏武进的职业革命家,1931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时年36岁。

我们所知道的恽代英,除了他轰轰烈烈的革命事迹外,还有两点特别值得关注。一是他的文章写得好,在“五四运动”前后,只要恽代英的文章一发表,可以说一时洛阳纸贵,读者竞相传阅。二是他的演说能力特别强,举个例子,他临刑前对着狱卒宣讲,以至于行刑的狱卒手颤抖得扣不了扳机。所以郭沫若后来深有感触地说,“在大革命前后的青年学生们,凡是稍微有些进步思想的,不知道恽代英,没受过他影响的人可以说没有”。

阅读恽代英日记,偶然发现他作的几副对联,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

一是挽妻联。1918年2月25日,恽代英的妻子沈葆秀因难产去世,年仅22岁。深痛之中,恽代英作了这样一副挽联——

念汝端肃聪明,豪爽似男儿,婉柔似室女。好诗书,通情理,志道德,原谓将来,黾勉同心,用全力造福社会,造福家庭。岂意汝如许年华,竟因这一块肉,舍予而去;

自此丁零寂寞,承欢失贤助,治内失良妻。思往事,睹旧容,抚遗婴,只看目前,张皇万状,更无法处置丧礼,处置庶务。回忆此三载姻缘,难禁我万行泪,怆然以悲。

这副挽联写得情深意切悲怆感人。恽代英与妻子婚后感情甚笃,妻子一朝仙逝,恽代英心中之痛实难言说。挽联写出了妻子的贤惠,写出了夫妻二人对未来的规划,更道出了自己深沉的悼亡之情。

二是挽弟联。1919年9月28日,恽代英的弟弟恽代兴不幸去世,年仅22岁。恽代兴是患癫痫病死的。对于弟弟的早亡,恽代英非常悲痛,他在当天的日记中为弟弟作了一副挽联——

问天何心?他廿年烟样光阴,既拙既痴还短命;

一死亦罢!愿来生再作兄弟,无灾无病到白头。

那时候,由于医疗条件有限,癫痫病是难以治疗的。癫痫患者如果不对病情加以控制,发展到最后就会出现“既拙既痴”的结果。恽代英的这副挽联,既客观地写出了弟弟生前痛苦生活的事实,又饱含深情,充满了难舍难分的兄弟之情。

第三副对联是恽代英为新生活而作的。1919年秋,日本武者小路笃实的新村改良主义理论传入中国,一度引起了恽代英等人的浓厚兴趣,恽代英与林育南、李书渠等人组织了一个类似“新村”的团体,向着他们梦想的新生活发起了冲锋。当年12月24日,恽代英在日记中写道:

为新生活作一副对联:“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副对联构画出了他们心目中新生活的美好愿景,那就是人人平等自由,个个在新的社会尽心尽力。这样美好的憧憬带有一种大同社会的意味,是生活在当时纷扰时代的恽代英所期盼的。事实上,恽代英的一生也就是在为实现这样的梦想而奋斗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三副对联,不论是写夫妻兄弟私情,还是描绘社会蓝图,都情真意切,蕴意深远,读来让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