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第二弹!A股四年前大牛市“启动器”回来了

2019-02-03 15:00 来源:互联网

沪指(日)

  2月1日,证监会发文就《证券公司交易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暂行规定》发布征求意见,表示券商外部接入系统将对部分私募基金开放。此举意味着,一度被当做2015年股灾元凶的券商外部接入,再度被赋予“激活市场流动性”的使命,光荣回归。

  算下来,这是继股指期货之后,另一个因在2015年被冠以诱发市场异常波动而一度被禁止的传统金融业务。

  根据证监会官方通稿,因以传统人工为主的操作方式已不能满足金融机构分仓管理、统一风控等需求,故在考量既往非规范交易信息系统外部接入出现的风险隐患及存在问题,借鉴成熟市场经验,引导证券公司安全、合规的前提下,为机构投资者合理化需求提供外部接入服务。

  而根据大多数官方财经媒体的“业内人士”采访,都称此举为量化交易带来了春天,有益于市场的流动性。

  而对于普通股民来说,我们更关心一个问题,券商外部接入的回归,是否等于场外配资的回归?A股能否因为此举,获得更多的外部资金注入?

  场外配资回归?

  根据券商中国统计,外部接入的开放名单,以传统金融机构为主,无牌照备案的金融机构或无接入的权利。

  能够接入的金融机构,包括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等;经行业协会备案或者登记的证券公司子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私募基金管理人。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等养老基金,慈善基金等社会公益基金,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

  而对于形成2015资金牛的本尊“场外配资”,证监会亦限制其在外部接入开放之后的生存空间:

  根据征求意见稿,证券公司不得接入的名单包括:

  (一)近三年发生证券期货市场场外配资、非法经营、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

  (二)将交易系统转让、出借给第三方使用或为第三方提供接入服务;

  (三)被纳入投资者失信名单;

  (四)法律法规及中国证监会规定的其他情形。

  虽然证监会框定了具体范围,但在征求意见稿中,证监会为涉及创新业务的券商接入,留了一个余地:

  “确有合理接入需求的,证券公司可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业务创新试点申请。中国证监会可以委托中证信息开展安全、合规管理有效性评估。”

  而这一条的存在,为创新业务带动资金流入股市,提供了一个不起眼的窗口。

  天然的杠杆

  证监会此次开放券商外部接入之所以对参与配资行为异常警惕,与外部接入分仓管理非常容易形成天然杠杆有直接关联。

  而谈到券商接入不得不提到的,就是HOMS系统。

  HOMS系统的脱胎于上市公司恒生电子(行情600570,诊股)的一个金融交易解决方案部门,后来逐步发展成独立运营的国内金融软件解决方案主要供货商,被银行、信托公司、基金公司广泛应用,可以帮助这些机构在投资股票时进行价格分析,分仓管理,自动化交易等。

  那么HOMS是如何造成资金杠杆的呢?这里先从普通合规的伞形信托说起。

  比如,某个合规的伞形信托按照基金合同,将母基金一切为二,形成了两个等净资产的结构化子伞信托,其中一个信托产品获得所有持仓波动的劣后端收益/亏损,另一个子伞信托仅仅为固定收益产品,利息由劣后支付。如果两个账户同时买入一只股票那劣后就形成了一个1:1的股票投资杠杆。

  如果母基金亏损接近50%,那么接入HOMS系统的情况下,在接到券商接入的实时价格数据后,可由HOMS系统发送卖出指令,以保护固定收益子伞的本金,如此就形成了股票配资的基本结构。

  但是,也是由于HOMS系统的存在,让这个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在更为复杂的情况下,HOMS可以对任意一个账户进行分仓管理,如果在分仓阶段分出三个账户,便能模仿“伞形信托”,由一个劣后投资者账户,实际管理三个子账户资金进行股票投资,形成了1:2配资比例的杠杆。

  而如果将伞形信托与HOMS子账户分仓相结合,杠杆倍数就能几何倍放大,如上述情况结合就能形成1:5的配资杠杆,而实现更高比例的杠杆也似乎毫无难度。

  那些年,券商接入背后的场外配资

  2014年开始,A股市场热度逐渐提高,互联网金融又异常火热,两者的脉动与共振,为场外配资培养了土壤。

  彼时,大部分金融机构,场外配资机构使用的软件,其实都是HOMS系统,原因就是分仓管理能够形成的天然配资杠杆,同时也可以方便地对融资客户实行风控,将以前手动的操作过程自动化,非常适合场外配资使用。

  2015年初,一些P2P公司在单纯借贷进入瓶颈时,也瞄准了股票配资这块肥肉。他们也开始利用HOMS系统进入股票配资市场。一方面,通过构造固定收益产品向普通人销售募集资金,一方面,在股市大热时,为适应不同的风险偏好,部分P2P公司甚至采用了保本+固定收益+获利提成的产品合同形式,吸引民间资金购买配资产品,为场内杠杆玩家输送弹药。

  2015年,A股牛市爆发。固然“预期牛”、“改革牛”、“政策牛”是时常见诸于报端的缘由,但也有人将其归结为“杠杆牛”、“资金牛”。更有人认为,2015年的牛市,是一场全社会资金进入股市的狂欢。而这背后的功臣,就是HOMS系统。

  根据相关数据,2015年5月牛市顶点,通过HOMS系统接入证券公司的客户资产规模约9000亿元,其甚至高于如今券商两融余额(7400亿)。而从经验判断,HOMS客户买入的股票,大多为小市值,高活跃度的妖股。

  年进入6月下旬,A股市场波动性明显加大,伞形信托、场外配资等方式增加了资金的供给,加速了市场上涨的幅度,而市场下跌时的强制平仓也会加大下跌的势能,这些公司所采用的HOMS系统也就成为众矢之的。而后恒生电子遭遇处罚,HOMS账户遭遇清查,子账户被大量关闭,A股的2015大牛市也随之结束。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利益的地方,似乎必然有人试图以身试法。2019年,如何防止场外配资资金借助正规渠道名义接入系统,落实实名,不仅需要券商有更为健全的风控安排与背景调查实力,更需要明确证券法律,产权法律保护,才能根本杜绝场外配资,防止A股市场大起大落。

  量化交易会“劝退”普通股民么?

  在较为严格的监管制约下,新发外部接入或许不会成为场外配资的滋生地。但是与2014年量化投资开始在美国遭遇口诛笔伐一样。真正的量化高频交易影响甚至事关投资人伦,其会造成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这可能是普通散户将来最关心的点。

  而其关键点,在于高频交易带来的“提前交易”(Front Running)引发的道德风险。强势的投资者在机房部署服务器,截获买卖单信息,以此作为买卖的判断。

  我们做个简单的比方,某个投资机构在2号机房截获了某大型机构千万买单的信息,2号机房将截获信息传回1号券商机房并直接返送信息至这个投资机构的量化交易系统,量化交易系统判断大单存在,再发布买单指令,通过券商提供的“快速交易通道”,抢先于股票。

  目前,国内部分券商已经开始销售“快速交易通道”。

  金融危机之后,华尔街投资银行开始大举投资布局交易通道硬软件建设,投资大量金额改造服务器与网络光纤。部分投资机构甚至将自己办公地点改在努力靠近纽交所或者经纪商的位置,为的就是在接受价格信息、竞价信息,基本面消息时,比其他机构快上几毫秒甚至几微秒。

  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撰文《美国为金融界的3毫秒愿意牺牲多少》,斥责纽交所与芝商所为建设光纤隧道砸下重金,只为了让两地信道通信减少3毫秒。而这种破坏公平的行为,当时在美国普通民众中引起渲染大波。

  推荐阅读:

  证监会活跃市场重大举措 切断三年多交易接口重启

  活跃市场新举措!量化私募直连券商将重新放开

  事关千亿级增量资金 证监会活跃市场再放利好

  证监会放行券商交易系统外部接入!这58家券商有望尝鲜

  证监会多箭齐发提振市场:

  易会满上任一周!证监会多箭齐发 释放啥信号?

  证监会连发四大重磅政策提振投资者信心